Article

既是歷史學家亦是翻譯家,將以前的歷史翻譯給現代人細閱學習,責任重大。敘述時理應客觀評論,但若沒有立場豈不是跟「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互相違背?

小人物集結的力量都可對後世有不平凡的影響,而且內容貼地有趣,但趣味性和敘述歷史的嚴肅的歷史脈絡會否衝突,如何取捨?「立傳可將人帶入永恆」聽來感性,但實際操作困難重重之餘,「永恆」了的下一步是什麼?

一連四集的會客室繼續以《香港志》作專題,請來香港地方志中心責任編輯羅家輝博士擔任主持,與香港地方志中心編審委員會召集人香港大學香港人文社會研究所名譽教授冼玉儀教授及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研究教授梁元生教授一同講解修志的原則和分享研究歷史時所遇到的趣事及心得。